娱乐新闻
栏目导航
  1. 社会新闻
  2. 科技前沿
  3. 教育新闻
  4. 汽车资讯
  5. 军事新闻
  6. 星声星语
  7. 体育新闻
  8. 大咖名流
  9. 热透新闻
  10. 娱乐新闻

娱乐新闻

主页 > 娱乐新闻 >

推荐|折戟乌克兰的中国神秘商人:从洗浴老板到千亿商业帝国

发布日期:2022-05-12 13:06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文为凤凰网财经《风暴眼工作室》出品的:《神秘商人王靖:折戟乌克兰发动机收购 从洗浴老板到千亿商业帝国》。

  本文的主人公 72年生人,地道的北京人,最初的事业只是一个小小的洗浴中心,而这个洗浴中心在刚刚解放思想春潮袭来的90年代,在我们的主人公手中,变成了结合中医养生与洗浴的养生学校,而他也成了有虚名的校长。没变的是他狠厉的面容。

  90年代主人公前往香港学习国际金融和投资,并且在香港还创立了三家实缴为0的皮包公司,香港鼎福投资集团、香港宝丰黄金有限公司和中国新华国安科技有限公司。同时还发挥国际视野,传说是跑到了柬埔寨开采金矿和宝石矿。光金矿就估值50亿。

  不知道是在洗浴中心还是在柬埔寨掘金中完成了自我升华。2010年,我们的主人公入住北京信威,当时的国企信威主做通讯,资不抵债、濒临破产。他接手之后,信威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重组和机制改革,在第二年就扭亏为盈,扭亏为赢的关键就是他带来了一笔价值30亿的柬埔寨订单。而这个订单事后才知道,来自他自己在海外注册的企业,“柬埔寨王国亚洲农业发展集团”,听起来都像是西哈努克老爷子的亲信,实际不过是注册资金只有2000瑞尔的空壳公司,汇率不好的时候换成人民币,2000瑞尔连可乐都买不了。

  我们的主人公就是王靖,曾被英国《金融时报》评为25位“最值得关注的中国人”之一,2015年胡润IT富豪榜上与贾跃亭并列第7名。与贾老板做生意看PPT不同的是王总做生意一定是看地球仪。

  2012年信威开始在尼加拉瓜开展业务,获得在尼加拉瓜建设并运营覆盖全境的McWiLL公众通信网络和行业专网,合同价值超过3亿美元。可能发觉到小国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商业法规,王靖可能想赌笔大的,就在香港注册了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公司(HKND),扬言要投资3300亿挖通尼加拉瓜大运河,拳打巴拿马,脚踏苏伊士,彻底改变世界航运业的格局。

  当时连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都亲自站出来辟谣:该项目“与中国政府无关”,为“民营企业自主行为”。2012年11月15日,商务部还专门发文提醒企业“切勿以任何形式参与上述项目”。但这些对于银行和股民来说都不重要,因为不管国内有没有人信,反正尼加拉瓜线日,尼加拉瓜国民议会正式批准政府与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开展尼加拉瓜运河发展项目的排他性商业协议。趁着这波空手套白狼带来的顶级流量,信威通信集团借壳中创信测登录A股市场,并在12个交易日里连续涨停,是当时A股市值最高的民营科技企业。而王靖31.66%的持股市值近300亿元,其资产比2010年入股北京信威时暴增200多倍,被资本市场誉为“运河狂人”。当时市场其实不乏对王靖能否负担运河项目自有资金需求的疑虑,因为当时王靖手里的信威通信集团在2012年净利润规模不过21亿元,而他估值50亿美元的“柬埔寨金矿”又一直只在他嘴里,人们也不傻。甚至尼加拉瓜当时都没有与我国建交。王靖当时放话已有数家华尔街投行及主权基金表达投资兴趣,国开行及中投集团亦有可能加入,前面的是不是真的难以考证,但是国开行确实是真金白银地砸了进去。总之,王靖的伟大工程建造计划可以说是骗过了全球的金融市场,凭借尼加拉瓜运河带来的巨大声誉,王靖的身价也一路水涨船高。

  2014年,王靖与清华大学合作研制的灵巧通信试验卫星成功发射。此后王靖对外放话,将在六年之内发射至少32颗卫星,组成全球无缝覆盖的通信卫星星座。当时,马斯克的SpaceX公司才刚刚在德克萨斯州破土动工,处于草创阶段。

  2016年,王靖计划收购以色列空间通信有限公司(SCC),为“一带一路”提供通信保障服务。同年,王靖又在尼加拉瓜启动了“尼星一号”项目,拟投资建设尼加拉瓜通信卫星系统并开展商业运营,并借机拓展以拉丁美洲为主、覆盖美洲地区的卫星通信市场。

  但也就在2016年,这场闹剧也演不下去了,因为信威集团曾被曝拖欠尼加拉瓜运河项目服务公司20万美元工程款,引发工人罢工,尼加拉瓜总统之子劳雷亚诺·奥尔特亲自来华追债。而且人们突然发现,这场3300亿的伟大工程落到具体项目时,竟然仅仅只有30个员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尼加拉瓜舆情还未过去的2016年,随着七旬老太杨全玉卖信威股票套现41亿后,媒体迅速开始关注起信威的财务状况。像杨全玉这样的“神秘人”竟有足足37位,除了七旬老太杨全玉,还有78岁的北京退休教师汪安琳、81岁的四川农民蔡常富。而他们能够套现的依仗,是通过一家名为博纳德投资的公司——几乎就是一个红色通缉令上的外逃贪官、大型央企高管的聚集地,并且大多出自电力系统。其中最出名的是陈兴铭,曾任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涉嫌挪用公款2000多万元,立案前潜逃到新西兰后消失,是博纳德的创始股东之一。也正是这个公司,在2011 年 8 月对外发布公告称,公司持有信威集团股份累计达到 90.4%,其中 8800 万股是帮王靖代持。内幕曝光后,信威股价立马在当天午后开盘跌停,次日信威宣布停牌。自此之后,信威陷入连年的巨额亏损之中。

  在这背后默默承担了一切的是无数股民,也许还有金融机构。据悉国开行为信威提供了至少280亿资金贷。同期,国开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在17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受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去年1月,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以受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自此信威的击鼓传花游戏基本结束。

  其实回首王靖的“投资史”,你会发现他投资的地方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穷,都是像柬埔寨、尼加拉瓜这样的国家。尼加拉瓜直到2020年GDP才堪堪达到126亿美元,外汇储备为24.465亿美元,3300亿的项目攒到2025年都够呛能攒够。但是市场就是这样离谱,那些看着明显是泡沫的商业机会,只要能在短期内大捞一笔,就总会有人趋之若鹜,王靖显然深谙此道。

  于是2019年,王靖带领停牌两年半的信威重新回到市场,并宣布了一个震惊中外的消息——信威将与北京天骄航空产业有限公司重组,引进马达西奇发动机技术,解决中国的发动机难题。

  早在2014年王靖就开始把目光也放在东欧,王靖控股的北京大洋新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曾与乌克兰基辅水利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宣布达成涉及资金100亿美元的投资合作意向,一期项目包括新建克里米亚深水港,重建塞瓦斯托波尔等港口,以及建设电子、信息技术等高新技术产业园在内的经济开发区。二期项目包括炼油厂、液化天然气生产基地、飞机场及船坞等项目,并将建设近海休闲海滩及职业培训等配套社会公益项目。当时该项目号称“克里米亚深水港建成后,年吞吐量将超过1.5亿吨,直接缩短中国到北欧的运输距离近6000公里,极大地促进中国与亚欧国家的商贸往来。

  但由于乌克兰方面政府换届,波罗申科当选乌克兰总统后的短短数小时之后,乌克兰驻华大使奥列格·焦明就向媒体宣称,此前签署在克里米亚投资建设深水港的项目将“无法实现”,使得项目“破产”,成了王靖为数不多的被别人摆了一道的案例。

  2019年,不知道是不是王靖打定主意想在波罗申科身上挣回面子,但可惜,这次他遇上的不再是以前打交道的商业寡头,而是一名以演艺生涯晋身总统的转职高手,一个从欧盟手里“骗钱”的专业人士——泽连斯基。如果王靖真的拿下马达西奇,说不定凭着买下“动力沙皇”,为国家解决发动机难题的美誉为信威维系一下在市场最后的脉搏,说不定还能接着把这场击鼓传花的假戏真唱下去。但显然,乌克兰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2017年,乌克兰安全部门对双方合作展开调查;2018年,乌克兰法院冻结了王靖公司的股份。

  2019年泽连斯基一上台就直接否决了这项收购案。并于2021年3月将马克西奇公司国有化。同时泽连斯基签署了一项命令,批准了乌克兰国家安全与国防事务委员会对投资“马达西奇”的法人和个人的制裁决定,天骄及其公司控制人王靖被冻结资产、限制交易、禁止进入乌克兰领土。随后,乌克兰国家安全与国防事务委员会对外发布通告表示,基辅当地最高法院已经下令没收了马达西奇公司100%的股份,而且已将其全部被转交乌克兰犯罪资产管理局。自此,王靖作为天骄公司作为乌克兰马达西奇公司股东的法定权利、责任和义务被非法剥夺,恶人自有恶人磨。

  针对乌克兰政府的毁约行为,王靖、杜涛等人于2020年12月发起了针对乌克兰政府的国际仲裁程序,索赔35亿美元的损失,一年后将索赔金额提升到45亿美元,按照当时汇率,约合300亿元人民币。同时,相关中国投资者不排除继续追加和补充损失申请的可能。

  2019年,复牌的信威曾经涌来不少散户,他们期望马达西奇收购案能够为信威扳回一局,但最后等来的,却是连续43个跌停的消息。2020年4月20日,信威再次停牌;2021年5月,上交所决定终止信威股票上市;6月1日,被正式摘牌。王靖被上交所公开谴责,要求他10年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管。至今年,2月23日,信威集团发布公告称,被北京近岭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法院方正式开始着手选任破产清算管理人的工作,这场泡沫一般的闹剧终于收尾。

  但其始作俑者王靖,早已将他持有的信威股票全部质押套现,消失在大众视野。十年的奔腾好似太虚幻境。只剩妄念。